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ihongye的博客

回首走过的路,记下现在的足迹,展望将要走的路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当过学生,做过农民,干过工人,下过海,,,我的博客是我的精神家园,除表明转载内容外,都是我的原创,欢迎朋友光临,多提宝贵意见。了解更多, 看【陶城知青乐园】 请点击新浪网址: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u/3686880475

网易考拉推荐

那年 那月 那事  

2013-12-21 17:49:18|  分类: 知青今昔生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——转载一位乡友、老同学的下乡回忆文章片段

[谷驴连长]

谷驴是贫下中农代表,也是我们三连的连长。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他到我们连就职的那一天。他有五十多岁,穿着一套黑粗布棉衣,干廋的长脸上布满了皱纹,两只大眼睛炯炯有神。站在全连人面前,有些羞涩又十分老练地冲我们一笑,说:“毛主席把你们送到农村接受再教育,我尽力把你们教育好。但是,我是个大老粗,能力不够,有一条先打招呼,训了谁,不要哭鼻子”一句话把大家逗笑了。满和善的一个老头。

     没过多久,对他的议论接踵而来;脾气暴躁,严厉,苛刻。言符其实,他的确太苛求。锄地时他发现谁不小心锄掉了苗,他会蹲在你身后一边把苗重新埋到土里,一边用小话掂人:“那个妞,穿绿衣服的那妞,你长着眼睛是出气的?”干得慢了,他用眼睛不断 的瞄你,让你无地自容。后来得出结论:怪不得他的名字叫谷驴,真会犯驴劲儿。我觉得这老头儿有些不近情理。对他又怨又恨。从此信守的格言是对他“敬而远之”。真正认识他,是在下乡后的第三年春天。

“石油纵队”到五七大队招工,连里推荐了我。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,我既高兴又担心。体检过后就等着政审结果。我每天都提心吊胆地期盼着,终于等来了消息,我和另一位知青政审不合格。虽然 这结果在意料之中,但还是接受不了这事实,既委屈又内疚,一肚子的话又说不出口,背上了沉重的思想包袱。早知这样,还不如把名额让给别人呢。

一天晚饭后,谷连长差人叫我到他屋里一趟。我心怀忐忑来到谷连长的屋子。他正在吃饭,见我进来,心平气和地说:“情况我都知道了,那也没有啥,出身问题不是你的错,只要好好干,还有机会”。听了谷连长的话,多日的压抑使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失声痛哭起来。老谷见状沉默了一会儿,转身从桌子下拿出两个咸鸭蛋硬要塞给我,我怎么也不肯接受,哭着跑出了屋门。

谷连长没有埋怨我,歧视我,送给我两个当时的稀罕物来安慰我,让我很感动。这就是他的表达方式,让我看到了他苛刻严厉背后温情的一面,从此改变了对他 的看法,感激之情油然而生。

麦收开始了,这是下乡以来最艰苦最残酷的战斗。当时许多知青已陆续当兵或被招工回城,队里只剩下百十号人。人少了土地没有少一分,800多亩地的小麦必须尽快抢收回来,时间紧,任务重。根据大队部的部署,男知青全部集中到打麦场,割麦的重担落在了八十多位女知青身上。

早晨三四点钟,上工的钟声就敲响了,我们摸着黑,深一脚浅一脚地来到了离驻地八里之外的麦地,到了地头天才放亮。地块真大,一眼望不到边,除留下几个人捆麦子外,其余一字排开,每人负责六垅麦子。大家弯腰低头拼命往前冲,你追我赶,谁也不肯落后,割麦的刷刷声此起彼伏。

太阳灸烤着大地,每个人的衣服湿了又干,干了又湿,一圈套一圈的汗渍变成了一幅幅地图。中午,炊事员把饭送到了地头,大家狼吞虎咽的吃完 ,稍做休息接着干。

收工时天已经漆黑一团。大家早已精疲力竭,像一滩泥。三个一群,两个一伙东倒西歪地躺靠在大片大片的麦捆上,谁也不想说一句话。弯了一天的腰,像被抽了筋一样酸痛酸痛。可还有八里路要往回赶,不知谁哭了起来,接着抽泣声,呻吟声连成一片。

“谷连长来了”不知谁喊了一声,这真是平地一声炸雷,大家立即爬起来朝老谷拥去。老谷带着那顶破旧的草帽,满脸的皱纹显得更深了。他用手电筒照着大家,像慈爱的妈妈拍拍这个的手,摸摸那个的头说:“你们先歇着,我回去叫咱四零拖拉机拉你们回去。”我们像被打了兴奋剂一样,齐声欢呼起来。原来谷连长见开饭的时间过了好久,收麦子的人们还不见回来,放心不下,特地跑着过来看看情况。老谷年龄这么大了也跟我们一起风风火火的在麦地里干了一天,还来回家里地里的跑着联系,我们心里觉得很过意不去。

不知过了多久,拖拉机的轰鸣打破了夜的沉寂,车灯明晃晃地照着,我们争先恐后地爬上了拖拉机,老谷站在车前打着手势,指挥着拖拉机拐弯。

回到宿舍,简单洗漱一下就休息了。老谷和炊事员一道挨着宿舍送去饭菜,说是命令,不吃饭不准睡觉。他蹲在我们宿舍门前,两眼闪着泪花,内疚的说:“把你们累成这样,毛主席知道了饶不了我,可是,粮食收不回来,我也对不起他……。”我终于理解了这位老人,一位对党忠心耿耿,表面粗鲁,内心火热细腻的贫下中农代表。

整个麦收,在老谷的带领下,我们就这样哭着,喊着,累着,干着,天天坚持着,坚持着,终于一千多亩麦子颗粒归仓。这一年,五七大队向国家缴纳公粮十多万斤。

 

[捉豆虫]

五七大队的几十亩黄豆丰收在望,不料却遭了虫害。一天,连里组织我们去豆地捉虫。听到这个消息,我的头皮都麻了。因为我这人胆儿小,最害怕的就是肉滚滚的虫子。来到豆地,豆荚绿中透黄,即将成熟。但是不少叶子已经枯萎了。我悄悄地问身边的苏丽娟:“你害怕不害怕?”她笑笑说:“我也害怕,但没办法。”

我硬着头皮走进了豆子地。浑身不自在起来,前顾后盼,总担心虫子会爬到我的后背上、身上、腿上、越来越觉得身上冷飕飕的。苏丽娟指着一片叶子说:“快看。”顺着她的手指,我看到一条二寸多长,手指般粗,绿莹莹的豆虫,懒洋洋的趴在叶子上。真吓人哪!她小心翼翼地把叶子摘下来,赶紧扔到了筐里,稳定一下情绪,继续寻找。我也壮起胆来,学着她的样子,心惊胆战的捉起虫来。一上午,我们每人捉了半篮子豆虫。

下工回到院子里,我看见两个男知青把大半篓豆虫倒进了猪圈。几头猪满嘴冒着绿水吃得正欢。我差点吐出来,赶紧跑回了宿舍干呕了半天。

之后的几天,慢慢的适应了。胆子不知不觉的变大了,想想也没有什么,小小的豆虫怕什么,只不过是自己吓自己罢了。

下乡三年多,一千多个日日夜夜。在贫下中农的带领下,无论是从思想到性格,从生活能力到劳动技能,方方面面都得到了锻炼。从亲历的一桩桩,一件件的事情中,培养了我们不畏艰难,不怕挫折,勇于战胜自我和坚韧不拔的精神,更磨练了我们的意志,净化了我们的灵魂。这些使我们一辈子受益匪浅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许多事情都从记忆中淡忘,消失了。唯有我们共同度过的艰难岁月难以忘怀。如今,我们也渐渐步入老境,回忆当年的知青生活,内心依旧充满激情。有感慨、有回味、有留恋、更多的是无悔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洛阳下乡知青,洛阳市一位退休教师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