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ihongye的博客

回首走过的路,记下现在的足迹,展望将要走的路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当过学生,做过农民,干过工人,下过海,,,我的博客是我的精神家园,除表明转载内容外,都是我的原创,欢迎朋友光临,多提宝贵意见。了解更多, 看【陶城知青乐园】 请点击新浪网址: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u/3686880475

网易考拉推荐

忆志同道合的好友  

2010-05-17 16:43:21|  分类: 忆评文革事和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好友刘军,离我已十多年。他是1998年去世的,享年49岁。他虽然走了,但他的音容笑貌,他的思想,他的人品,仍挥之不去,忆之更烈。

         每当社会上遇到有关政治问题,我们的看法是那么的一致。有时有分歧,也有争论,但都能达成一致。我们之间能互相交流,互相包容。在生活物质上,我们之间没有过多的交流和帮助,但都能理解对方的处境。在工作上,对方的一点进步,视为是自己的进步。对方生活上的改进,视为是自己的改进。我们没有一起聚过餐,没有相互索取,而是互相精神上的给予。在我们人生长河中,我们是志同道合的好朋友,是那种“君子之交淡如水”的那一种,但我们之间却结下了深厚的情谊。

         而他在工作中,在生活中,在同志们的心中,是个雷锋式的,口碑极好的,一个很平凡的人。在对人对事上,他处处为别人着想,为集体利益着想,从不争名争利,甘当无名英雄。在一次工厂的爆炸事故中,他镇定自若,让别人先撤离,他留在最后。结果,浑身重度烧伤。伤好后,他要求工作,领导让他看大门。他尽心尽职,受到领导和同志们的好评。当他逝世时,他交待爱人,不要开追悼会,不要通知好友,不要麻烦大家,他要静静的离去。每当想到这里,越加勾起我对他的怀念。

        我俩相识是在学生年代。60年代初期,我俩就读在洛阳4中,念初中。我是初二开学才住校,他比我早住校半年,他是3—4班的,我是3—1班的,虽不在一个班,但因都住校,常见面。我记得,每当开饭时,就能见一个上身穿军装,头戴军帽的一个学生来买饭。他,中等个头,四方脸,五官端正,眼睛不是太大。军帽戴得有角有棱,端端正正,穿一件洗得发白的军上衣,但显得很合体,给人一种干净、利落、威严的感觉。下身穿一件蓝裤子,上面打着补丁,脚穿一黄胶鞋。一幅军人模样。开饭时,学生们都一窝蜂地拥到卖饭口,而他总是很晚才来。来后,他按序排队,见老师来,他主动退出,让老师先打饭,从不跟人争抢,谁着急了,他就让给别人先买。每到星期天,别的住校生回家了,他却不回家。总见他在洗衣服,总是把自己打扮的干干净净的,衣服虽旧,但很干净得体。他身上的补丁都是自己缝的,对一个13/14岁的男孩是个不易的事,可他却能自理了。有时,他见同寝室同学的衣服泡着不洗,就主动的帮助洗一洗,从不留名,不张扬。寝室的卫生,他总是争着打扫,他住的寝室常受老师的表扬。因此,他给我很深的印象。我就问他班的同学,他叫啥?别人告诉我,他叫刘喜贵,(刘军是文革开始时改的)。他看似腼腆,不爱说话,大家给他起个外号,叫“苦妹子”。他父母因调动,调到外地工作了,他有一妹妹,腿有些残疾。他不愿离开洛阳,就只身留校学习,我很佩服他的独立精神。他的父亲,曾参加过抗美援朝的战争,是个革命军人。我想,怪不得他那么酷爱军装,受了父辈的影响,特喜爱部队生活。

       我俩开始交往,是在初二的后半期。当时,他从部队借来几十杆教练木枪,每到课间操,他们班在他的指挥下,大家整齐的练队列步伐,练拼刺杀,喊声震天,班风也为之改观。我很羡慕,也想把班上搞好,在班主任同意下,我把想法跟他一说,他表示支持我。于是,他就教我一些训练常识,记得初三开学,他就和我一块去部队借教练枪。借来后,我把他请来,帮助我们训练,后来我学会了,就自己教,从此,我俩成了好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 我俩接触最多的是从66年的文革开始。当年10月份,大概是月底吧,我俩报名参加洛阳市组织的徒步长征串联,目的地是北京。共有一二百人,各个学校的都有,我们学校有不到十个人参加。记得出发前,他来到我家,那是他第一次来我家,我妈让他留下吃饭,他死活都不留下吃饭,他教我怎样打背包,需要带些什么,就走了。

      “长征”途中,他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帮助弱小同学。他见别人掉队了,就去接人家,把人家背包抢过来,自己背上。见有的同学走累了,情绪不高,他就给人家讲故事,激励大家。晚上到了宿营地,他告诉大家必须泡脚,怎样处理血泡。我们用一个月时间,从洛阳徒步走到北京,其间又进太行,厉行近两千华里。从刚开始走60里,到保持每日走90里,到后几天,每日走120里,最后来个冲刺,每日走160里,到北京,天已下雪,许多同学倒在雪地上就睡着了。他拉这个,喊那个,让大家不要睡,怕大家落病。在这一个月时间里,我们渡黄河,下煤井,观红旗渠,进太行访贫问苦;我们追寻抗日英雄的足迹,瞻仰烈士陵园,帮助灾区浇地--------,学红军当年的样子,是“战斗队,宣传队,播种机”,就是在那激情燃烧的岁月,我和他之间更加了解。在 “长征”途中,他给我讲延安的抗大,给大家唱抗日歌曲。他特崇拜林彪,认为他特能打仗,他崇拜4野,对军队一往情深,有许多地方,他感染了我。我从他身上,学了不少好传统。到北京后,要换头头,大家选他,可他反而推选我,他甘居幕后,不爱出风头。每次发言,大家都希望他讲两句。他讲话,言简意明,铿锵有力,而且还配合有力手势,结束讲话,总是招来一阵暴掌声。后来,总理号召大家回家闹革命,我们就准备回洛阳了。

        回洛阳后,学校已经大乱。学校里成立了许多战斗队,今天听说这个被砸,明天听说那个又被抢。他说他是造反的,另一个说他也是造反的。直到后来,我才弄明白,最早的红卫兵,是保守派,而后来造反的是造反派。因大串联刚开始时,“红五类”出身的学生可以串联,“黑五类”出身的学生及“调皮捣蛋”的学生是不允许串联的。老红卫兵,多数是“红五类”出身的学生,刚开始是破四旧的先锋,也是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先锋,他们没有把运动的重点放在斗走资派上。后来一部分红卫兵,大多是学习不太好,老师不喜欢的学生,及“黑五类”出身的学生多些,他们积极斗走资派。老红卫兵们不积极,招到积极斗资派的后起来的红卫兵的打砸。两派逐渐形成,尽管总理说,造反不分先后,但两派总是和不来。我想,这里有深刻的社会原因,也有现实利益的伤害,这两派思想的对立,一直持续很长时间,直到现在,有些隔阂还存在。就在这样的背景下,我们回到了洛阳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和好友刘军商量,怎么办? 是参加别人的战斗队,还是成立自己的战斗队,他说成立自己的,于是二月十八日我们成立了自己的战斗组织。在短短一个月内,我们的组织发展到二百多人,成了学校第三大组织。他推选我为团长,他甘居作具体工作。后来,学校两派武斗越来越厉害,我们是对造反太过激看不惯,太保守也看不惯。但中间道路是没有的,最后,我们的组织多数成了中间派,保持观点,但不参加实际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 让我俩再一次走到一起的是一块下乡,而且下到了一块。我俩一同在一个新建大队,他在二连,我在一连,好在都住一个大院,吃一锅饭,天天能见面。有时,我常去他的宿舍,看他看的是什么书,听他讲一些本连的事。有时,我俩晚饭后,坐在寨墙上,天南地北闲聊。聊现时,我们希望跟苏联打起来,我们可以上战场:聊将来,我们做好了扎根的准备。我们聊工作,聊婚姻,聊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。我俩都很爱看书,但可看的书太少了,除了马列毛的书,还是那些书。于是,我们就彻底地学马列毛的书,有些观点我们都能背下来。遇到一些弄不明白的地方,常争得脸红脖子粗,但争后,还是言归于好。

         1971年5月,一拖来招工,我进了一拖,他也于同年底招到市林药厂。我听说他回来,就去看他。他给我讲了他厂的基本情况。他跟我说,他认识一个新朋友,叫江铁。家是个高干,从北京下来的,他很有理论水平,我们见了面,进行了一些理论交流。他对我说,我先回城后(我当时表现很突出),有的同学有看法。我说,我急着回城,主要是解决家庭生活困难。当时,父亲有病,只开病休工资,一个月才开50来元,母亲又没工作,家里8口人,吃饭都成问题,我不回来,家里咋办?他听后说,你咋不早说,意思是你说了,我也可以给大家解释一下,以免造成别人的误解。

       在后来的日子里,双方厂里都很忙,来往的次数越来越少。但每一次去,我俩都彻夜长淡,总有说不完的话,临走,送我很远很远,俩人依依不舍,只得话别。有一次,我到他厂去找他,他对我说,别人给他介绍了对象,是个小厂的,家里也叫他快点结婚,后来就把事办了。那一次见面,他让我看了他近期所看的书和笔记。尤其他让我看了一张照片,他站在海边一块岩石上,他头戴军帽,身穿薄军大衣,在海风的吹拂下,大衣角摆动着,他目光凝视远方,一幅伟人的样子。我理解他,他的心胸很宽广,心很善良,如能得志,定会好好报效国家。但历史没给这个有志青年一个机会。他,一生梦寐以求的,只想当个解放军战士,可他连报名的资格都没有。他,父亲参加过抗美援朝,是个职员,在那个政治查三代的岁月,是不行的,只因他的爷爷是富农。出身不由己,道路可选择,可连他报名这一关都不让报,怎么理解“道路可选择”呢?

       再往后,我听说,他住院了,正在住院抢救。原因是,他所在的工厂发生了爆炸。听人说,他很勇敢,着火的车间就是他所在的车间。事情发生后,他镇定自若,最后一个离开现场,他烧成了重伤。我们再一次见面时,看到他脸上,身上,手上都是伤疤。他不想休息,他要求工作,领导给他按排了看大门的工作。他在工作岗位上,认真负责,兢兢业业,受到全厂的好评。

        1998年的一天,听我爱人说,你的好友刘军去世了,我说你咋知道的,她说是刘军厂里人给说的。我立刻赶到好友刘军家,见到他的爱人和孩子,我略表了一下心意。当出发去火葬时,他爱人对我说,“这是他爱穿的军装,你帮拿着吧!”我拿着他爱穿的军衣军帽和祭品,坐在车上,我想,以后再也没有和我交流思想的人了,眼泪禁不住的流下来。我捧着他精心保留的军衣军帽,久久地凝视着。当追悼会开完后,我和他爱人、孩子一块来到专供祭奠的地方,把他心爱的军衣军帽烧了。我说,“刘军,好友,给你送行来了,把你最爱穿戴的军衣军帽给你送来了,你安息吧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